第七十八章 困难重重


更新时间:2019-07-11

  崔焕之看着楚弦,点了点头,道:“之前我顶着压力将你引荐入仕,更是破格提拔到正九品的官位,说实话,我心里都捏着一把汗,因为我怕我看错人,我怕你小小年纪,担不起这一份重担。但是现在,我放心了,楚弦,你没有让我失望。”

  例如在御史府发现草木园林早在三个多月前就可能疏于打理,例如寝室的蜡烛,例如书房的整洁,除此之外,楚弦在案发现场发现地上血迹当中,有一些仿佛被雨水打湿的晕染痕迹,可偏偏这段日子,凤城是滴雨未下。

  楚弦一笑:“什么事都瞒不过崔大人,不错,学生的确有一些猜测。王御史最后一份上书,就是在说一年前发生在凤城的那一桩灭门惨案,被灭门的丁家一十五口,无一幸免,全被歹徒杀死,此案后来定性为盗贼作案,因为没有抓到行凶之人,所以成了悬案,不了了之。王御史旧事重提,想来必然是有所发现,而之后,王御史就遇刺身亡。丁家我去过,经过探查和方顺交待,已经可以确定,是赵安行凶,因为赵安此人好色,丁家女儿又生的极为貌美,所以赵安是见色起意,偷偷溜进丁家强行奸污了丁家女儿,不巧被丁家的人撞见,赵安怕事情败露,就杀人灭口,结果是一发不可收拾,这些,方顺都已经交代清楚,当时丁家的卷宗,就是他来伪造的,具体细节,他也是很清楚,有些更是赵安自己和方顺说的,想来不会有假。”

  这件事楚弦早有纸鹤传书,所以崔焕之是知晓的,楚弦此刻也是一脸无奈:“方顺应该的确是不知道御史之案的隐情,他若是知道,也没有道理不说493333开马,如今赵长史他绑子投案,赵安也算是控制起来了,但因为没有了方顺这个至关重要的人证,光凭之前的证词,怕是难以给赵安定罪。”

  看得出,他心中十分愤怒,因为若无意外,赵安最多是承认一些无关痛痒的罪名,至于什么杀人大罪,必然是无法落罪,因为方顺不知所踪,光是供词那是不够的,甚至于,崔焕之都没法子在堂审时将供词拿出来,这才是他最憋屈的地方。

  现在的情况是,王御史被害,很可能是因为丁家被灭门一案,若是能定赵安的罪,说不定就可以从赵安口中问出王御史被害的真相,可明明知道,但就是没法子这么做,因为没有人证,没有物证,唯一的证词也可能会被对方反咬一口,说是子虚乌有杜撰出来的。

  出门的时候,楚弦遇到了刑部提刑司的老推官孔谦,楚弦在梦中时就知道这位老推官,孔谦这人,正直,心存正气,但也有些争强好胜,尤其是在探案查凶这件事上,他从不服人,估摸这次御史被害的大案,这位老推官心里也是憋着一股劲,想要压过巡查司,压过崔焕之。